两个多月的治疗后,他开始尝试下床,扶着墙半个小时仅仅走了两步路。吴京当时想:“如果我可以重新走路,我可以被迫地重新开始的话,我还有什么做不到的?”